Morgan:华尔街巨头

1861年10月7日,在美国纽约一幢豪华邸宅里,正在举行一个与众不同的婚礼。尽管每个人从心底对新郎新娘怀着无尽的祝福,但现场仍笼罩着静寂、哀伤的气氛,婚礼犹如葬礼。
这邸宅是新娘的娘家。新娘的父母参加了婚礼,但新郎的双亲却呆在伦敦家里没有来。新郎的父母未参加婚礼虽非极力反对这一婚事,但不可否认,他们也不很赞同。他们惊讶的是,他们的儿子会如此坚决地对待这桩婚事。
婚礼是在屏风后祭坛前一张床前举行的,首先由牧师作了简短祈祷,随后新郎新娘宣誓永远相爱,并交换了戒指,互相拥抱、接吻。整个过程用不了10分钟,然而头戴面纱、身穿雪白长礼服的新娘已面白如纸,支持不住了,需要新郎搀扶着她。
新郎名叫皮柏,他的全名是约翰皮尔庞特摩根。新娘名叫咪咪。新娘的母亲带着哭腔说:皮柏,你一定要救救可怜的咪咪啊!新郎说:您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医好咪咪的病!
婚礼过后,皮柏就带上咪咪乘轮船,去阿尔及尔治病去了。在轮船的包舱里,皮柏深情地望着妻子。她的身体如此单薄,以致会让人想起红颜薄命这个词来。皮柏是在四年前和咪咪认识的。当时,皮柏在完成大学的学业后,决定到父亲朋友在美国纽约华尔街开设的邓肯商行去实习两年。此前他到邓肯的别墅去度假,就在那儿,他认识了端庄妩媚、多才多艺的咪咪。咪咪的全名叫亚美莉亚斯塔杰。
有一次,皮柏的母亲从伦敦来纽约,皮柏就让母亲带咪咪去欧洲观光。在伦敦,皮柏的父亲见到了咪咪,得知他们的恋情,应允了这门婚事。当时,咪咪还没患病。
皮柏在邓肯商行干了一段时间。在他母亲和咪咪搭船去伦敦之际,他去古巴的哈瓦那,采购了鱼、虾、贝类及砂糖等货物。在返回的途中,他小试了自己的冒险精神。
当时,轮船停泊在新奥尔良,他信步走过充满巴黎浪漫气息的法国街,来到了嘈杂的码头。码头上,晌午的太阳烤得正热。远处两艘从密西西比河下来的轮船停泊着,黑人正在忙碌着上货、卸货。
一位陌生白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小伙子,想买咖啡吗?那人自我介绍说,他是往来美国和巴西的货船船长,受托到巴西的咖啡商那里运来一船咖啡。没想到美国的买主已经破产,只好自己推销。如果谁给现金,他可以以半价出售。这位船长大约看皮柏穿着考究,像个有钱人,就拉他到酒馆谈生意。
皮柏考虑了一会儿,就打定主意买下这些咖啡。他于是就带着咖啡样品,到新奥尔良所有与邓肯商行有联系的客户那儿推销。经验丰富的职员要他谨慎行事,价钱虽然让人心动,但舱内的咖啡是否同样品一样,谁也说不准,何况以前还发生过船员欺骗买主的事。但皮柏已下了决心,他以邓肯商行名义买下全船咖啡,并发电报给纽约的邓肯商行说,已买到一船廉价咖啡。
然而,邓肯商行回电严加指责说,不许擅自用公司名义!立即取消这笔交易!皮柏只好发电报给伦敦的父亲,向他求援。在父亲的默许下,用父亲在伦敦的户头,偿还了原来挪用邓肯商行的金额。他还在那名船长的介绍下,买了其它船上的咖啡。
皮柏赌赢了!就在他买下大批咖啡不久,巴西咖啡因受寒而减产,价格一下子猛涨了2~3倍。皮柏大赚了一笔,不但邓肯对他赞不绝口,连他远在伦敦的父亲也连夸儿子说,有出息,有出息!
皮柏和咪咪乘船往阿尔及尔期间,美国的南北战争已经爆发。林肯领导的北军时胜时败,战争局势不明朗。每遇战局有变,华尔街金融市场便剧烈变化。天有不测风云,有人在一夜之间暴富,有人却一下子落得一贫如洗,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有着经营天才的皮柏,心里已顾不上金融市场,他一心想医好咪咪的病,未到阿尔及尔港。
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咪咪的病每况愈下。后来,他又带咪咪到法国求治。在巴黎医生作了毫无治愈的希望结论后,咪咪年轻的生命在巴黎医院里结束了。皮柏悲痛万分,在伦敦为爱妻举行了葬礼。葬礼离婚礼不到3个月。
皮柏带着妻子咪咪的骨灰盒和一颗破碎的心,回到纽约。临行之前,他的父亲发电报给邓肯商行,希望老朋友邓肯继续和皮柏合作,并且答应出一半资金。但是,邓肯这位父亲的老朋友,竟断然拒绝了。皮柏的父亲勃然大怒,立刻电告儿子说,不必再和邓肯共事!自己办出一家公司来,无论出多少资本有我在后面撑着!或许是爱子心切,或许是望子成龙,总之,父亲给了皮柏极大的支持。在曼哈顿岛纽约证券交易所对面的一幢房子里,二楼又新添了一块招牌——摩根商行。
这时候,战争局势日益紧张。北军在布尔渊河战役中大败。林肯命令财政部长马上发行200万美元的战争债券,用来购买武器装备。自从南北战争爆发以来,这种战争债券备受青睐,交易十分红火。设在纽约华尔街的证券交易所,人头攒动,热闹得像庙会一样。
在着名的皮鲍狄公司纽约分行负责人的推荐下,皮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里拥有一个席位。该交易所规定,凡参加交易的人必须是它的会员。因此想人会的人很多,交易所严格限制入会人数。皮柏是找人开后门才得以入会的。其实,皮柏人会仅仅是做做样子,他对此并不感兴趣。
对皮柏这位年轻的金融投机家而言,最使他感兴趣的是坐落在华尔街一栋又老又旧的建筑物地下室中的黑市交易所。当时大都市地下室,通常用来贮藏煤炭,以备冬天取暖之用。人们戏称它为煤炭厅。葛莱福是煤炭厅的主持人。
另一位年轻的投机家克查姆和皮柏搭伙搞金融投机。克查姆建议皮柏说:咱们先同皮鲍狄公司打个招呼,通过他和你的商行共同付款的方式,秘密买下400万到500万美元的黄金。皮柏盘算着,说:对!黄金到手之后,将其中的一半汇往伦敦,另一半归咱们。一旦汇款的事情泄露出去,同时查理港的北军又战败的话,金价必然暴涨。时候一到,咱们就把留下来的那一半抛售出去。

  美国南北战争开始后,一天,摩根与他的朋友克查姆–一位华尔街投资经纪人的儿子闲聊。克查姆说:“我父亲最近在华盛顿打听到,北军伤亡十分惨重,政府军战败,黄金价格肯定会暴涨。”摩根盘算了这笔生意的风险程度,商量了一个秘密收购黄金的计划。等到他们收购足量的黄金时,社会舆论四起,形成抢购黄金风潮,金价飞涨。摩根瞅准火候已到,迅速抛售了手中所有的黄金。趁战乱之机,这次黄金交易使他一下子获得了16万美元的纯利润。几年的国内战争,摩根利用获得的军事机密做投机生意,口袋里塞满了为数可观的美钞。

  “天底下哪有这样便宜的事情呢?”那位柿农心里想。看着美国人远去的背影,柿农摇摇头感叹道:“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傻瓜!”

  柿农的蝇头小利比起那几个美国人的利益来说实在不算什么。在企业的投资构成中,我们的决策者是像文中的柿农一样只看到眼前的比较直接的“小利益”还是能把眼光放长远一些,发现更大,但可能比较隐蔽的“大利益”呢?

  那位柿农不知道,他的1000个柿子虽然原地没动地就卖了20美元,但那几位美国人拍的他们采摘和贮存柿子的记录片,拿到美国去却可以卖更多更多的钱。他也不知道,在那几个美国人眼里,他的那些柿子并不值钱,值钱的是他们的那种独特有趣的采摘、贮存柿子的生产生活方式。

  从德国哥廷根大学毕业后,摩根进入了邓肯商行工作。一次,他去古巴哈瓦那为商行采购鱼虾等海鲜归来,途经新奥尔良码头时,遇到一位陌生人。那位陌生人看摩根像是做生意的,便自我介绍说:“我是一艘巴西货船船长,为一位美国商人运来一船咖啡,可是货到了,那位美国商人却已破产了。这船咖啡只好在此抛锚。您如果能买下,等于帮了我一个大忙,我情愿半价出售。但有一条,必须现金交易。”摩根跟巴西船长一道看了咖啡,成色很好,毫不犹豫地决定以邓肯商行的名义买下这船咖啡。然后,他兴致勃勃地给邓肯发去电报,可邓肯的回电是:“不准擅用公司名义!立即撤销交易!”摩根无奈之下,只好求助于在伦敦的父亲。父亲吉诺斯回电,同意他用自己伦敦公司的户头,偿还挪用邓肯商行的欠款。摩根大为振奋,索性放手大干一番,在巴西船长的引荐之下,他又买下了其他船上的咖啡。摩根初出茅庐,做下如此一桩大买卖,不能说不是冒险。可是上帝帮忙,就在他买下这批咖啡不久,巴西便出现了严寒天气,使咖啡大为减产,咖啡价格暴涨,摩根狠狠地赚了一大笔。

  美国人付了钱就准备离开,那位收了钱的柿农却一把拉住他们说:“你们怎么不把买的柿子带走呢?”美国人说不好带,也不需要带,他们买这些柿子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些柿子还是请他自己留着。

  点评:视野开阔,方能看得高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