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里斯托八旬执教40回横厉尼罗河 六十四虚岁时一天七渡密西西比河

图片 3

从小时候在护城河里游泳,到后来在游泳馆中游泳,再到现在参加公开水域游泳,游泳已经成为彭宇成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体育运动项目。
如果要说哪次游泳给他留下的印象最深,他十有八九会告诉你,是五年前和朋友横渡长江的经历。五年前,从没有接触过公开水域游泳的彭宇成在去武汉旅游的时候,结识了当地一群游泳爱好者,通过聊天知道翌日他们要组织横渡长江的活动,彭宇成马上来了兴致,当即表示他也要参加。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彭宇成说:第二天一早我便来到集合地武昌汉阳门码头,和朋友进行了充分的准备活动后,便一起下到江水中。我们的目标是汉口江滩三峡石广场,直线距离有4000余米。这条线路也是当年毛主席畅游长江的传统线路。当天水温适宜,加上水流速度不快,所以游起来还算平稳。但是,毕竟我没有横渡的经验,一开始便冲到了队伍的前列,可是游了也就一半的距离,便有些体力不支。后来到了江心,水流的速度开始加快,加之有些浪花,在呛了几口江水后,我实在游不动了便被拉上了保障船。
对于自己第一次参加横渡长江,彭宇成用狼狈来形容。因为对自己没有充分的认识,所以没能挑战成功。回到北京后,他便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等到来年还要参加渡江。有了目标便有了前进的动力。从那之后,每天晚上他都会准时到游泳馆进行训练,游的距离则定为5千米。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二年再次来到武汉时,信心满满的他再次挑战了自己。结果也如他所愿,成功游到对岸。
有了这次的成功,彭宇成彻底爱上了横渡活动。除了每年横渡长江以外,他还在三门峡横渡了黄河、在广州横渡了珠江等等。用他的话说:是横渡让我挑战了自己,认识了自己,锻炼了自己。通过一次次横渡,我不仅挑战了自己身体上的极限,同时也挑战了心里的极限,每一次横渡对于我来说都弥足珍贵。
如今年逾六旬的彭宇成还有个梦想,他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进行一次海上横渡,虽然这个梦想还有些遥远,但是他会为之努力,并不断挑战自己。

英吉利海峡,又名拉芒什海峡,是分隔英国与欧洲大陆的法国并连接大西洋与北海的海峡。英吉利海峡全长560公里,最宽处180公里,最窄处多佛尔海峡约为34公里,实际游泳距离通常在60公里左右。横渡英吉利海峡的主要障碍是距离长、水温低、天气变化不定以及每隔6小时左右在大西洋与北海之间翻滚来回一次的海潮。其中最大的障碍来自海水低温,夏天时海水温度也只在14℃—17℃之间,以往挑战失利者当中,约有80%是因为身体失温而不得不中途退出。

接近长江二桥时,张老的体力有些不支,而此时桥下水更急、回流更多。为了老人的安全,邹教练坚持让老人扶在船舷边,稍适休息。

张淑娟曾畅游过松花江、长江和琼州海峡,为了挑战接力横渡英吉利海峡,张淑娟从去年开始接触冬泳,整个冬天都在坚持冬泳,就是为了迎战英吉利海峡的低温海水。张淑娟告诉记者,她们已经申请过三次,这次终于如愿参加,也是实现了多年的梦想。

爱好长距离游泳和冬泳的张天望,个头不高,背有些驼,但精神矍铄,声若洪钟。老人说,决定第40次挑战长江既是为传承奥运精神、挑战极限,也是为让自己的80岁生日过得有意义,展现当代老年人的意志和体力。

记者 李丹

今年以来,张天望老人的身体较之前好转很多,老人萌生了再次挑战长江的念头。在老朋友兼教练邹金宁帮助下,从6月份开始,就忙着筹备人生中第40次的搏击长江。

而在大海里游泳则始于2012年。张淑娟告诉记者,那一年,她跟随有经验的游泳爱好者来到锦州市台里那个地方,初次在海水里游泳,她的内心是恐惧的,海水又苦又涩,前方不知深浅。为了能够在未来多参与公开水域极限运动,张淑娟先学会了海上自救的方法。在海水中游泳,因为海水的浮力大,游起来轻松又舒服,每年夏天,她都会去北戴河游上三四天。为了在公开水域极限运动比赛中获得好成绩,张淑娟平均每天都要坚持长距离游泳,平均每天5000米左右。

下水前慷慨激昂吟诗

张淑娟是辽宁女性参与接力横渡英吉利海峡的第一人。

时隔2年,再次投入长江的张天望,刚开始奋力地挥动双臂划水,邹教练考虑到游程太长,不时提醒张老:“慢些,保存些体力”。

图片 1

2004年8月1日,72岁的张天望决定一天之内七渡长江,从江夏金口渔港下水,一直游过长江二桥。

4月17日,我市太平区红树小学教师张淑娟接到一封来自英国的信函,欢迎她参加挑战接力横渡英吉利海峡活动,横渡时间初步定于7月1日至12日之间。据悉,这也是我国女性公开水域极限运动爱好者首次尝试接力横渡英吉利海峡,参与这次英吉利海峡接力横渡活动的共有6名女性,她们是辽宁张淑娟、黑龙江郭维娜、杨萍华、陆艳华和安徽郑克美、重庆魏青。

越来越好的状态,给张老及邹教练吃了颗定心丸,更坚定了他再次横渡长江的信念。

图片 2

很快,张老成功闯过这一危险水域,并在游过后对着天空高喊:“长江万岁,奥运精神万岁!”

根据规则,接力队员每人轮流游一个小时,如有队员完不成自己的一小时游泳而放弃即为全队失利。

张天望祖籍湖南永州,家门前就是发源于湖南的潇水。张老戏称,“自己是在江水中长大的”,来武汉求学后,长江的大气磅礴让他时刻念着何时能挑战这道天险。

图片 3

此时,坐在渔船上的记者一行人都为张老捏一把汗,只见水中的他并未慌张,仍然保持着节奏。邹教练仔细观察前方水情及江面的船只,及时为张老做指导,“快一点,往右边游一点,稳住。”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