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卦

《彖》曰:“临”,刚浸而长,说而顺,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道也。至于“八月有凶”,消不久也。

象曰:咸临贞吉,志行正也。

《象》曰:“甘临”,位不当也。“既忧之”,咎不长也。

元亨,利贞。至于八月有凶。

初九:咸临,贞吉。

九二:用温和政策治民,吉利,没有什么不吉利。

六四:至临,无咎(1)。

《临卦》六三在坤体,“坤为地”,五行属土,其味甘,故曰“甘”。六三又为兑体主爻,“兑为口舌”,换言为“言语”,所以这里的“甘”实际是指“甘言”。以甘言临事,故曰“甘临”。

《象》曰:“至临无咎”,位当也。

象曰:甘临,位不当也。既忧之,咎不长也。

【注释】(1)“咸”感也。感,应也。有应於四,感以临者也。四履正位,而已应焉,志行正者也。以刚感顺,志行其正,以斯临物,正而获吉也。

《临卦》最终会变成《蹇卦》或《艮卦》或《小过卦》。卦变时,《临卦》六三皆下行而为初爻,说明《临卦》六三有自知之明,恐占据武人之位而不能建功,尸位素餐反误军中大事,故下行而卑处,这是一种忧虑的表现,故曰“忧之”。卦变后,《临卦》六三分别为《蹇卦》、《艮卦》和《小过卦》初六。《艮卦》初六爻辞曰:“艮其趾,无咎,利永贞”,其《象传》释曰:“艮其趾,未失正也。”故知其“无咎”。《蹇卦》初六爻辞曰:“往蹇来誉”。其《象传》释曰:“往蹇来誉,宜待也”。其受称誉,故知其亦无咎也。《小过卦》初六爻辞曰:“飞鸟以凶”。其《象传》释曰:“飞鸟以凶,不可如何也”。其爻辞所谓“凶”,是指其在卦变之时,而非卦变之后。卦变之前,《临卦》六三居多凶之位而不当位,其若为鸟,必为所伤,故凶,卦变之后,其下行而之初,则无咎也,《小过卦·卦辞》有言:“飞鸟遗之音,不宜上宜下,大吉”。故知其下则无咎也。总之,《临卦》六三虽“无攸利”,忧而有所变,卦变而下行,皆成“无咎”,故曰“既忧之,无咎”。其《象传》亦因此释曰:“既忧,咎不长也”。

《象》曰:“咸临,吉无不利”,未顺命也。

六四:至临,无咎。

【注释】(1)处坤之极,以敦而临者也。志在助贤,以敦为德,虽在刚长,刚不害厚,故“无咎”也。

我们如果将上下内外作相对论,显然可以设想才干位置相对立的人在面对某个事情或者处理针对相对情事所应保持的心态。

“复”而阳生。凡八月而二阴至,则“临”之二阳尽矣,方长而虑消者,戒其速也。

初九爻辞:咸临,贞吉。

【注释】(1)陽转进长,陰道日消,君子日长,小人日忧,“大亨以正”之义。(2)八月陽衰而陰长,小人道长,君子道消也,故曰“有凶”。

前人释此,以临之字义为本。男临女,长临幼,上临下,尊临卑,夫临妻,君临臣,临之体也。从象上说,人以君为尊,君御臣,臣治民,民兴物,物制用,是故尊卑有等,上下有位,先后有序,各安其位而不相夺,临之事也。二阳息阴,大临小也。坤立秋,兑仲秋,兑承坤,后临先也。乾天,坤地,乾伏坤,尊临卑也。坤地,兑泽,坤乘兑,上临下也。

六四:至临,无咎。

上六:敦临,吉,无咎。

【注释】(1)相临之道,莫若说顺也。不恃威制,得物之诚,故物无违也。是以“君子教思无穷,容保民无疆”也。

而作为只会围着食神甜言蜜语的吴孟达最后自然也没什么好下场。

见于未然之谓“知”。“临”之世,阳未足以害阴,而其势方锐;阴尚可以抗阳,而其势方却。苟以其未足以害我而不内,以吾尚足以抗之而不受,则阳将忿而攻阴。六五以柔居尊而应于二,方其未足而收之,故可使为吾用。方吾有余而柔之,故可使怀吾德,此所以为“知”也。天子以是服天下之强者则可,小人以是畜君子则不可。故曰“大君之宜,吉”,惟“大君”为宜用是也。大君以是行其中,小人以是行其邪。

象曰:敦临之吉,志在内也。

初九:咸临,贞吉(1)。

这句话是《临卦》之六三爻辞,现在来详细解释这句话。

泽所以容水,而地又容泽,则无不容也。故君子为无穷之教,保无疆之民”。《记》曰:“君子过言,则民作辞;过动,则民作则。”故言必虑其所终,而行必稽其所弊。

彖曰临,刚浸而长。说而顺,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之道也。至于八月有凶,消不久也。

《彖》曰:临,刚浸而长,说而顺,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之道也(1)。至于八月有凶,消不久也(2)。

释象

上六:敦临,吉,无咎。

象曰:大君之宜,行中之谓也。

【注释】(1)甘者,佞邪说媚不正之名也。履非其位,居刚长之世,而以邪说临物,宜其“无攸利”也。若能尽忧其危,改修其道,刚不害正,故“咎不长”。

序卦以临为大,继蛊。而我们就本卦来看,上四阴下二阳或说外四阴内二阳,其实正是平衡的临界点,也是泰之阴往内,反之也正是内二阳消六三阴之时。易扶阳抑阴,阳大阴小,四阴二阳正是相敌之几。

“临”:元亨,利贞。至于八月,有凶。

上六:以敦厚诚实治民,吉利,没有灾祸。

【注释】(1)处顺应陽,不忌刚长,而乃应之,履得其位,尽其至者也。刚胜则柔危,柔不失正,乃得“无咎”也。

事情总有反面,虽然早知有临,但甘于无为,也未必就是好事。居进退之地,位尊才弱,依然要保持警惕之心。

“校注”

临——统治者的治人之道

九二:咸临,吉,无不利(1)。

外柔内刚,与初九同气相求,共担其责,共图其变,中正不乱。

《象》曰:泽上有地,“临”。君子以教思无穷,容保民无疆。

澳门新匍京官方娱乐,统治者如何进行统治,如何使臣民归顺服从,历来是政治家们关注的焦点。中国古代这方面的着述可以说是汗牛充栋。临卦专门讨论统治术,算得上是一篇政治专论。前三爻讨论感化、温和与忧民政策,讲的是德治;后三爻讨论统治者躬亲、明智和敦厚的品行,说的是人治。

《象》曰:“至临,无咎”,位当也。

因为六三安于知临而不为,待时而动,事到临头也一如既往。

《象》曰:“敦临”之“吉”,志在内也。

从统治者、统治术的角度看,作者的讨论应当说是较全面的,可以看作是对贤明的君主的最高要求。但不可忽略的是,这种讨论的前提始终被划定在君臣与民众这种天然形成的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之内,并且始终是从统治者的立场来看问题。这样的前提和出发点,正是专制制度产生的基础。它把民众当作是没有个人独立意志、价值和尊严而可以任意支配的对象,而不是在人人平等基础上的相互制约。因此,过高地评价传统的统治术,肯定是不妥的。

六五:知临,大君之宜,吉(1)。

马王堆帛书《周易》,六十四卦卦名多有不同,补序完全不同,为第三十六卦,卦名为,林,六三爻:

以阴居阴而应于初,阳至而遂顺之,故曰“至临”。

六三爻辞:甘临,无攸利。既忧之,无咎。

上六:敦临,吉,无咎(1)。

六四:至临,无咎。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