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管农学之武经总要·后集·卷四十大器晚成

图片 2

又咒曰:「牛入兔园食甘美」,便移丑上第二算安卯上,大呼曰朱雀下。

兔入牛栏伏不起。移卯上算安丑上,大呼白虎下。

画符之后,绛锦为囊盛之,大将自随身佩之,用兵时便取本旬阴神之符于囊外以指敌人,敌人自散,不敢交兵也。

白奸者,天之奸神,常与亭亭合于巳亥,格于寅申,当合之时皆格之,当格之时俱合之。宜背亭亭向白奸。推此之法,以月将加时,寅午戌上见孟神,即是白奸之位。常行亥寅巳申四孟。假令正月登明为月将,时加午登明孟神临,即白奸在亥。

天辅之时《三元经》曰:「天辅之时,有罪无虞,斧钻在前,天犹赦之」。谓甲己之日时下得己,乙庚、丙辛、丁壬、戊癸之日,时下得甲也。甲己日己巳时,乙庚日甲申时,丙辛日甲午时,丁壬日甲辰时,戊癸日甲寅时,是为天辅之时,此时有罪自释。

甲午旬,阴符在丁酉,其神鸡头人身。

九胜法黄帝曰:「行兵要背天目向地耳」。甲子旬天目在庚午,地耳在戊辰。甲戌旬天目在庚辰,地耳在戊寅。甲申旬天目在庚寅,地耳在戊子。甲午旬天目在庚子,地耳在戊戌。甲辰旬天目在庚戌,地耳在戊申。甲寅旬天目在庚申,地耳在戊午。

大将军三年一位推移之法孟岁以胜光,仲岁以小吉,季岁以传送,加太岁、天罡下,为大将军。亭亭者,常以月将加正时神后下是。

又咒曰:「兔入牛栏伏不起」,便移卯上第四算安丑上,大呼曰白虎下。

猛虎进巡来入巳。移寅上算安蛇上,大呼勾陈下。

凡作符者,当于月蚀之时,伐桐木及杜荆等木,阴枝或栢心亦可。悉长九寸,广二寸,厚三分,用雌黄涂之作像,并书其名于像下。(即丁卯阴神孔林族等之像及名)

凡三奇得使最为吉良。谓甲戌、甲午乙为使,甲子、甲申丙为使,甲寅、甲辰丁为使。假令阳五局,乙庚之日,人定为丁亥时,此时六乙日奇下临九宫,甲午是为乙奇得使。假令阳五局,丁壬之日,日中为丙午时,此时六丙月奇下临一宫,甲子是为丙奇得使。假令阳五局,丙之日,人定为己亥时,此六丁星奇下临四宫,甲辰是为丁奇得使。

五行相制负法此法至诚闭气,吸东方生气一口吹在手心,书字即行,不可回顾。见官书「天」字,求婚书「合」字,市贾书「利」字,出道书「通」字,博戏书「干」字,夜行书「魁」字,入众书「遁」字,入阵书「强」字,看病书「鬼」字,入罡书「罡」字,吃酒书「少」字,入山书「子」字,入水书「土」字或「龙」字,或「戊」字。

猿猴匍匐北奔豕。移申上算安亥上。

凡有事出门,呼本旬玉女名,如甲子旬阴在丁卯,从丁卯而出,咒曰:「丁卯玉女,护我佑我,毋令伤我,视我者瞽,听我者反受其殃」。咒毕行去,慎勿反顾,其神随护,大获其德。如甲戌旬头则呼丁丑玉女,咒之如前,余仿此。

度关觇贼《曾门经》曰:度关觇贼者,当视行年。若在岁月日辰冲破一下者,皆凶。

五阴五阳时《三元经》曰:「甲乙丙丁戊为五阳时,利为客,宜先举兵、高旗、响鼓,耀武扬威,客兵大胜,所谓阳者,飞而不止也。己庚辛壬癸为五阴时,利为主,宜偃旗息鼓、衔枚静听,待客敌至后,则战大胜矣,所谓得阴者,伏而不举也」。凡奇门一时一换,谓不善必先知之。若天盘甲申庚加地盘月奇丙之方,防其冲营击寨,夜间必要守备,每一更一令一筹,密传若筹错令差,便是奸细,所谓入金乡,贼独至也。即在入门之内,取路埋伏,以逸代劳。

冬,不可向北举兵交敌,战名伐死,当取遁而向战。

推迷路法黄石公曰:「出行道逢三路,未知何道通?以月将加时,天罡加孟左道通,在季右道通,加仲中道通,子午卯酉为四仲,寅申巳亥为四孟,辰戌丑未为四季」。

用奇伏以奇用兵,谓与敌相近,当出奇兵以决胜。奇兵者,百人用三十,千人用三百,万人用三千,皆选骁雄勇锐之人,伏于要路,仍以太岁、太阴、月建、大将军下伏之。上将于亭亭下候时至,出攻敌之不意,万胜。太岁为阳神,常以建子,从子顺行十二辰。太阴天之贵神岁之后,常在太岁后二辰。月建者,正月起寅,顺行十二次。

图片 1术数著作:《奇门遁甲》第二十五章游门出兵攻敌常须游门。正月天门在申,百死在酉;二月天门在酉,百死在戌;三月天门在戌,百死在亥;四月天门在亥,百死在子;五月天门在子,百死在丑;六月天门在丑,百死在寅;七月天门在寅,百死在卯;八月天门在卯,百死在辰;九月天门在辰,百死在巳;十月天门在巳,百死在午;十一月天门在午,百死在未;十二月天门在未,百死在申。

太上六壬明鉴符阴经卷之四竟

卜螺法田中赤色大螺,取时忌妇人、孝子、鸡犬见之。凡预卜胜负,取二螺安于盘中,直画一路,左为我,右为贼,盘中盛水一寸许,将螺各记之。咒曰:「田螺舞舞,能知风雨,贼若来遇,入我境界,田螺索索,风雨不着,贼若不来,各守城郭」。咒毕,候至天明,依法断之,若贼螺入我境界,不可与战,宜固守;我螺入贼界,宜急攻之。

涉险前后占《黄帝占》曰:险隘处,知忧惧。谓行险隘,恐有恶人相拒者,当视日辰上而决之。日伤勿在前,辰伤勿在后,时下伤勿在中,日辰俱伤亦不在中。又曰:斗加孟勿在前,加仲勿在中,加季勿在后。若天罡加日辰,必有恶人蹑踪,宜急去。

又咒曰:「龙入马厩困留止」,便移辰上第五算安午上,大呼曰玄武下。

甲申旬,阴符在丁亥,其神堵头人身。

图片 2出行呼神字入太阴中凡出行者,于其所向之方,呼其神之字,而行六十步左转入太阴,阳遁值前二为太阴中,阴遁值后二为太阴中。又六丁亦为太阴,呼其神字,谓所用之时,天盘上所得星之字。天蓬字子禽,天芮字子成,天冲字子翘,天辅字子卿,天禽字子公,天柱字子申,天任字子韦,天英字子威。

《灵匣经》曰:闻贼来不来,正时以庚为太白,丙为荧惑,太白入荧惑,贼来;荧惑入太白,贼不来。

玉女左行八干四维,子日辰上行起,周而复始,乘玉女而去,去时有咒。当呼所在玉女,如在庚上,即咒曰:「庚上玉女,速来护我,毋令百鬼伤我,人莫见我,见我者以为束薪,独开我门,而闭他入地户,急急如律令」。即开门而去,慎勿反顾。

室中供养咒:六丁玉女,与我为伴,通幽洞真,所向如愿。逢事皆知,不违信誓,刺血同盟。急急如律令。

凡受持之法,斋戒五日,兰汤沐浴,洁食净饭,毋食五辛之物,及书画毕,于六甲之日夜半,醮之于方坛之上,为法坛一丈二尺,外浮土十二丈,开十二辰门,以竹为纂,长三尺或九尺,随地方列之于四向,将六阴之符置坛上,依六位放,以五色绘彩各三尺五寸,上安酒三杯、脯二筋、盐一盏,白茆为席,北向而跪,呼四方支辰神名,及六甲六阴神名,并门户神名而祭之。

谷雨,三月中,日在胃一度五十三分,后五日入金牛宫,其神从魁。

凡欲入阵、掩捕,即出天门入地户,乘玉女而去。咒曰:「诺诺译译,行不择日,反不择时,随斗所指,与人俱之,天地反复,中心所歌,皆得如意,使汝迷惑,以东为西,以南为北,有知我者,使汝迷不得见,急急如律令」。以莫闭户老去,皆一心虔诚,三呵玉女。乘玉女咒曰:「玉女玉女,天神至灵,护我保我,与我传我,行到某处,窈窈冥冥,莫覩其形,人不得闻其人,鬼不得闻其精,善我者福,恶我者殃,百邪鬼贼,当我者死,值我者亡,千万人中,见我者喜,急急如律令奉行」。以刀画地,撮禁诸恶,念咒先叩齿七通,以应北斗天罡,右手持刀画地,咒曰:「四纵五横,万恶潜形,吾去千里者回,万里者归,呵我者死,叱我者亡,自受其殃,急急如律令」。

丁酉玉女,名费阳多,字救钦灵,音若群乌夜呜。

出入呼其时十二辰上十干神名甲为天福,神王文卿;乙为天德,神龙文卿;丙为天威,神杜唐仲卿;丁为玉女、天女,神季游田;戊为天武,神司马羊;己为明堂,神纪游卿;庚为天刑,神邹元游阳、郭阳之;辛为天庭,神高子强;壬为天牢,神王禄卿;癸为天狱,神爰强、爰子光。

被兵围《灵匣经》曰:或在野被兵围,欲求出者,当破青龙下,所谓八极俱张,利如锋芒。青龙者,天罡下是。又曰:绛宫时出传送、从魁下,明堂时出大冲下,玉堂时出天罡下。月将加时登明临仲为绛宫,神后临仲为明堂,大吉临仲为玉堂。

又咒曰:「狗入鼠穴捕其子」,便移戌上第五算安子上,大呼曰玄武下。

丁卯玉女,名孔林旋,字足日之,音若吹葭。

伏匿藏行法伍子胥曰:「若欲伏匿藏形,当乘青龙,历蓬星,过明堂,伏太阴,出天门,入地户,伐天刑,判天庭,羁天牢,取草折半障人中,半入天藏,从天藏下进去,走月厌方,正月戌逆数,许藏身与天喜同」。

一曰:讨捕贼盗,视日辰行年上神能制玄武则攻之,贼不敢格斗。

五文术咒曰:「鼠行入穴入狗市」,便移于上算安戌上,大呼青龙下。

立成日 天门 地户 玉女 立成日 天门 地户 玉女

居青龙法凡出天门入地户,过太阴居青龙。经曰:「初兵出天门,入地户,过太阴,居青龙,居其下百战百胜」。假如冬至上元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时初起兵,岀天门辰地,入地户巳地,过太阴午地,居青龙子地,即百战百胜。又一法曰:「出天门者,天上六戊在一宫;入天上地户在二宫,过天上太阴在七宫,居天上青龙在一宫」。余仿此。

若大吉加子午,贼在太冲下;加丑未,贼在传送下;加卯酉,贼在从魁下;加辰戌,贼在登明下;加巳亥,贼在大吉下。

又咒曰:「螣蛇婉转来申里」,便移巳上第六算安申上,大呼曰六合下。

出六丙门,禹步,咒曰:天罡扬威,当从青龙与白虎行,诸天贼及天虏,敢有不从,伏天斧。

出行呼神字入太阴中凡出行者,于其所向之方,呼其神之字,而行六十步左转入太阴,阳遁值前二为太阴中,阴遁值后二为太阴中。又六丁亦为太阴,呼其神字,谓所用之时,天盘上…

小满,四月中,日在毕五度九十六分,后五日入阴阳宫,其神传送。

至心虔诚步星斗,毕即念后咒:「六甲九章,天圆地方,四时五行,青赤白黄,太乙为师,日月为光,禹步治道,蚩尤避兵,青龙扶毂,白虎伏行,荧惑前引,辟不祥兆,北斗诛伐,去降凶殃,五神从我,周游八方,当我者死,嫉我者亡,左社右稷,寇盗伏藏,行者有喜,留者有福,万神护我,永除盗贼,急急如律令」。

甲子旬,阴符在丁卯,其神兔头人身。

出三奇吉门咒经曰:出六乙门,禹步三咒曰:「白虎白虎除道路,当前尊路慎勿悞,有德之士来相助,出幽冥冥交相助,急急如九天玄女元君律令」。出六丙门,禹步三咒曰:「前有天罡扬威武,当从青龙与白虎,行诛天贼及天魔,敢有不从伏天斧,急急如九天玄女元君律令」。出六丙门,禹步三咒曰:「玉女玉女名神母,呼而问之道吾所,常从斗杓入斗里,清冷之渊多神草,折以自障勿惊悞,急急如九天玄女元君律令」。经曰:「出三奇吉门,倘事急不及咒亦可去,但须志心信之必验,慎勿回顾」。

凡午加子为反吟,不可举兵行师,凶。

又咒曰:「猛虎耽耽来向蛇」,便移寅上第三算安巳上,大呼曰勾陈下。

卯 庚 丁 壬 酉 甲 癸 丙

假如甲子阴在丁卯,正东再拜,呼其神而祝之,以绛棉为囊盛阴符常随身,则百鬼不敢侵,以阴符指敌,则敌人自灭。如仓猝无坛,但于庭中或野外画地为坛亦可矣。

疑有伏兵《金匮》云:出军行师,前后疑有伏兵者:正时若遇巳申子卯四辰临支干。

又咒曰:「羊鸣易位入酉里」,便移未上第二算安酉上,大呼曰朱雀下。

立春后向西北#1战,春分正北向战。

咒曰:「斗要妙兮十二神,承光明兮元武陈,气髣髴兮如浮云,七变动兮上应天,知变化兮有吉凶,入斗宿兮过天关,合律吕兮治甲乙,履天英兮度天任,清冷渊兮可陆沉,住天柱兮拥天心,从此度兮登天禽,依天辅兮望天冲,入天芮兮出天蓬,斗道通兮刚柔济,添福禄兮流后世,出冥明兮千万岁,急急如律令」。

看游都虏法看游都虏都所在,有气无气,将军行年本命日辰何神而临,何神以天禽地兽食啖,王相休囚并在消息,用天时地利人事以相参会。
遁甲法昔大挠造甲子,推天地之数;风后演遁甲,究鬼神之奥。极天幽隐,遁之谓欤。以六甲仪为直符,以二十四气为式局。六戊之下,贵神攸处。凡王师讨伐,料敌制胜,不离掌握之内,参合天人之理,则亏衄者鲜矣。因择其指要,别加编次,庶开卷而易晓也。

若午日则于午上下第一算,未上下第二算,申上下地三算,酉上下第四算,戌上下第五算,亥上下第六算,咒曰:「马入龙泉饮井水」,便移午上第一算安辰上,大呼曰青龙下。

甲辰旬,阴符在丁未,其神羊头人身。

六甲阴神甲子旬阴神丁卯,兔首人身名孔林族,字文伯;甲戌旬阴神丁丑,牛首人身名梁邱叔,一作梁邱,或作梁邱仲,未知孰是;甲申旬阴神丁亥,猪首人身名陆城,字文公,一作陆成;甲午旬阴神丁酉,鸡首人身,费扬,字文通,一作贵扬;甲辰旬阴神丁未,羊头人身名王屈奇,字文卿;甲寅旬阴神丁巳,蛇首人身名许咸池,字巨卿。

凡择日取其旺相日辰制克所攻之方,吉。若休废无气,皆凶。

喝算讫,先成者为天门,后成者为地户。不成者,将初算投之作第七算,命乃成于入之方位立执算。咒曰:「干尊耀灵,坤顺内营,二仪交泰,要合利贞,配天履地,永宁肃清,应感元黄,上衣下裳,巽离坤兑,翊賛扶囊,干坎艮震,虎伏龙翔,今日行算,玉女侍傍,有急相助,常辅扶匡,追我者死,捕我者亡,牵牛织女,化成海江,急急如律令」。

经曰:天一步斗,可以通神。当以夜半居星下,用白垩画作九星,斗间相去三尺。从天呈起禹步,随作次第之。居魁前逆步之,正仰天英,而歌斗经。诵前至天英,便立右足,并呼星名,依经步之左右足,便递履之。如后百日为之,即与神人通。秘密,勿传非人。歌曰:斗有妙兮,十二辰。承光明兮,威武陈。气髻絮兮,如浮云。七元变化兮,有吉凶。因律兮,治甲兵。履天英兮,度天任。清冷泉兮,可陆沉。拔天柱兮,拥天心。复此度兮,登天禽。倚天辅兮,望天冲。入天蓬兮,出天内。斗道通兮,出刚柔。入幽冥兮,千万岁。

凡念咒须禹步,右手画四纵五横,即曰:「四纵五横,六甲六丁,玄武载道,蚩尤避兵,左悬南斗,右佩七星,邪魔灭迹,鬼祟潜形,干不敢犯,支不敢侵,太上有勅,吾令指行,入水不溺,入火不焚,逆吾者死,顺吾者生,当吾者死,视吾者盲,急急太上道祖铁师上帝律令」。念毕即前,或乙、或丙、或丁三奇神咒,随念随行,慎勿反顾。

凡六庚加六癸,名大格时,凶。逃者不可追。

地兵法太公曰:「凡行军向阵,勿犯地兵,将军忌之,甲子旬地兵在寅,甲戌旬地兵在子,甲申旬地兵在戌,甲午旬地兵在申,甲辰旬地兵在午,甲寅旬地兵在辰」。

假令甲日便从甲地入局内,乙日从乙地入局,丙日从丙地入,丁日从丁地入,戊日从乾地入,己日从坤地入,于局手把六算补祷,祝礼子四方曰:请东方功曹、太冲、天呈、青帝、甲乙大神,降于局,卫我身形。请南方太乙、胜先、小吉、赤帝、丙丁大神,降于局。请西方传送、从魁、白帝、庚辛大神,降于局。请北方登明、神后、大吉、黑帝、壬癸大神,降于局。

玉女反闭局子日玉女在庚,天门在丙,地户在乙。丑日玉女在辛,天门在丙,地户在乙。寅日玉女在干,天门在丙,地户在庚。卯日玉女在壬,天门在庚,地户在丁。辰日玉女在癸,天门在庚,地户在丁。巳日玉女在艮,天门在庚,地户在壬。午日玉女在甲,天门在壬,地户在辛。未日玉女在乙,天门在壬,地户在辛。申日玉女在巽,天门在壬,地户在甲。酉日玉女在丙,天门在甲,地户在癸。戌日玉女在丁,天门在甲,地户在癸。亥日玉女在坤,天门在甲,地户在丙。

入敌境安营《玉帐》曰:军入敌境,当下营寨,善择地者,上将宜居太岁、太阴、大将军、月建下。一曰:豹尾之下,九天之上,宜下营寨。豹尾者,申子辰在戌,亥卯未在丑,巳酉丑在未,寅午戌在辰,其冲名黄幡。九天者,春功曹,夏太乙,秋传送,冬登明。

既济禹迹芮左心左禽左辅左任右

子日,立在前行八干。四子日,玉女从庚上周而复始,乘之而去。去有咒,当呼玉女所在。若在庚上,便呼:庚上玉女,速来护我,无令邪鬼侵我,人莫见我,见者以为束柴,独开我门,而闭他人门。咒讫,即便闭门而去。夫欲远行见贵人上官赴任者,当出地户,入天门,乘玉女而行。咒曰:天门天门,今日唯良。玉女侍我,左右游傍。游行四出,不逢祸殃。君子一见,喜乐未当。所求如意,万事吉昌。急急如律令。

凡劫贼营,令人鬼不知,从六丁位,或太阴位下入营,或从天目、地耳入。又欲入劫营者,从天目、地耳、天门、地户、青龙、华盖、九天位上入劫,即吉。

凡天网四张之时,不可以出。当看天乙居何宫。若在一二三四宫,尺寸低人,即可扬声而出。若天上直符居六七八九宫,尺寸过人,为天网四张,不可举兵。

启请四方神位「谨请东方功曹、太冲、天罡青帝大神、甲乙大神,降于局所,侍卫我身。南方太乙、胜光、小吉、赤帝大神,降于局所,侍卫我身。西方传送、从魁、河魁、白帝大神,庚辛大神,降于局所,侍卫我身。北方登明、神后、大吉、黑帝大神,壬癸大神,降于局所,侍卫我身」。

又术曰:凡出,天上六戊在天一宫,天上地户在九宫,天上太阳在七宫。居天上,青龙在一宫。

凡阴阳二遁,无奇门出入者,即用玉女反闭局出入,贞吉。为上将者,必须知之,以保万全。凡有奇无门,或有门无奇,即谓之无奇门也。

反吟例子午相加是也。十二辰各易其位,如常课再冲,为中不传无相克,有是四名四柔,己丑、辛丑、丁丑、辛未是也。当以神冲为用,次辰上,未日上为三传。

未济禹迹芮左心左禽左辅左任右

出六丁门,禹步,咒曰:玉女名神母,呼而向之。道在所当,从斗标入斗裹,清冷泉兮神草,折以自障形,慎勿顾。凡出三奇,事速不得咒去,志心信之,验矣。慎勿返顾。

六甲阴符法经曰:「为上将者,御敌须作六甲阴符法,令敌人身诛」。故曰:「宁与人千金,不教人六甲之阴,天地之间,此道最灵,藏之金匮,贵之于心,不传非人,慎勿轻泄。盗视者盲,盗读者疫。若作六甲阴符,必须至诚斋戒以邀天福,稍有污犯便不洁矣,安望灵验」。

六壬之说,出于阴阳家流。按太衍数云,天一生水,始于北方。许慎《说文》曰:水者,准也,生数一,成数五。以水数配之,为六壬也。又曰:昔轩辕帝,受式于玄女,离为三品,以法三才,率以五行灾祥言之。夫临戎对敌,洞究术数,辨休生而去拘忌,则天人之际,有以相助欤。
出军决胜杂占凡六壬之法,先求日宿之宫而为将,次取于日辰。其日辰阴阳,共为四课。

玉女返闭局经曰:「玉女返闭局者,在室中庭中六步,野外六十步,量入地多少,地之宜表,皆以六为数,先定数讫,便以左手执六算,各长一尺二寸,随吸旺气,叩齿十二通,默咒心下所谋之事,然后回身背旺气」。神启请曰:「维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启天地父母、六甲、六丁、十二时神、青龙、蓬星、明堂、天上玉女、六戊之神,某好学长生之术,行不择日,出不择时,今欲游行某处为某事,欲赖大神庇佑,谨按天门,画地敷局,出天门,入地户,闭金关,乘玉女,谨请玉女、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勾陈、六合、六甲六丁十二时神,乘我而行,至某处为某事,左右巡防,随行随止,随卧随起,辟除盗贼,鬼魅消亡。君子见之喜乐倍常,小人见我欢喜皇皇,男儿见我,共将酒浆;百恶鬼贼,当我者亡。今日禹步,上应天罡,玉女侍傍,下击不祥,万精厌伏,所向无殃,所值病瘥,所攻者达,所击者破,所摧者倾,所求者得,所愿者成,帝王、大臣、二千石长吏,见我者爱如赤子。今日请召玉女六神随我而进」。凡一切出行用事,无吉方吉时者,可用此法,便画八卦图局,排定东西南北,在八干十二辰时神。

三奇吉门禹步

乙奇神咒:「天帝威神,诛灭鬼贼,六乙相扶,天道賛德,吾今所行,无攻不尅,急急如玄女律令」。丙奇神咒:「吾德助天,前后遮逻,青龙白虎,左右驱魔,朱雀道前,使吾会他,天威助我,六丙除疴,急急如玄女律令」。丁奇神咒:「天帝弟子,部令天兵,赏善罚恶,出幽入冥,来护我者,玉女六丁,有犯我者,自灭其形,急急如玄女律令」。孤虚神咒:「天灵灵,地灵灵,孤虚孤虚,神举意如吾意,神不离吾左右,急急如律令」。凡念各咒宜直行,不可回顾,至六十步外乃止。

秋分,八月中,日在轸四度九十三分,后八日入天秤宫,其神大冲。小雪,十月中,日在尾初度五十分,后八日入人马宫,其神功曹。

又咒曰:「猿猴跃跃北奔亥」,便移申上第三算安亥上,大呼曰勾陈下。

天门 地户 玉女 天门 地户 玉女

天目地耳经曰:「天目为客地目主,六甲推兮无差理,劝君莫求此元机,洞澈九宫扶英主」。卯为天目,酉为地耳。又六甲为青龙位,六丁为天目位,六癸为地耳位,又为华盖位,六戊为天门位,六己为地户位。甲子者,六甲旬中,庚为天目,戊为地耳,丙为三刑位,主战。如甲子旬,卯方入营,六丁之位。

大寒,十二月中,在井五度九十二分,后一日入宝瓶宫,其神神后。凡言日辰者,即五音之阴阳,而为十干日也。辰者六律以其阳律吕配之,为十二辰。

术数著作:《奇门遁甲》第二十五章游门出兵攻敌常须游门。正月天门在申,百死在酉;二月天门在酉,百死在戌;三月天门在戌,百死在亥;四月天门在亥,百死在子;五月天门在…

腾蛇宛转来申裹。移巳上算安申上,大呼六合下。

大将出入及行兵,无问多少,往止之方必有法度也。以六为法,大将列士卒左旋入太阴中,呼门户神名。咒曰:「某甲有急,请神佐我佑我,匿我藏我,毋使敌伤我,覆我盖我,五兵推折,毋令至我,当我者死,视我者亡,使敌人冥冥,默默视我,迷惑为我,乱其魂魄,使敌人不敢起」。念咒讫,令士卒左旋直去,勿反顾,藏于六癸之下。如甲子六癸在酉之类,余仿此。

凡地有八门。开门万事通达,利以将兵远出,显赫扬兵。休门利选练军旅,和合众情。生门阳气盛,宜贡献上书,兴兵举众。伤门主伤杀血光,惟宜弋猎。
杜门不可出行,惟宜诛凶讨逆。景门宜上书贡献。死门宜射猎祭祀。惊门出入不安,惟宜擒奸捕盗。

禹步法初移一步,不在九步之数,然相因仍之一步七尺,合二丈一尺。故曰:见迹禹步,乃成摄济之卦,正立右足以前,左足在后,次复前左足,次复前右足,以左足从右足并一禹步也。次复前右足,次前左足,并二禹步也。次复前左,次前右,次左右足并,三禹步也。

立夏正东向战,夏至正东向战。

凡取木时必先斋戒,取酒一升、鹿脯三斤、盐一盏,祝而祭之,白茆为席,北向再拜。祝于杜荆之前,百鬼之神,与子俱游,变化其身,以子所指,莫不服者,谨奉清酌、美脯及盐等物,愿歆飨之」。咒讫再拜,凡三咒毕,乃伐取木,勿令污秽,亦勿近秽之物及妇人、鸡犬见之。

昴目例四课无遥相克,刚日仰视酉上,柔日伏视从魁所临为用。刚日先辰后日,柔日先日后辰为三传。若昴星不备,为无四课,当别责一神为用。刚日以天干合上神,柔日以支合上神为用。次传日上,末与初传同。

黄旛虎尾凡战宜背虎尾向黄旛吉,午戌岁黄旛在戌,虎尾在辰;子辰岁黄旛在辰,虎尾在戌;卯未岁黄旛在未,虎尾在丑;酉丑岁黄旛在丑,虎尾在未。

立秋东南向战,秋分正南向战。

禳疫法经曰:「出军疫疠传染,死者甚众,号曰军气,可于上风焚死人骷髅数枚,军气即能散」。

将者亥为登明,古书皆云为正月将,今引而证之。昔后汉太元初年,丁丑冬至之日,日在斗宿二十度。至宋度历,甲申,崇天历冬至之日,日在斗宿五度八十四分。比验可以知之,经一十九甲子一千一百四十八年,太阳行度退缩不及者,十四度有奇零。每八十五年退一度,每年不及者一分差矣。今即不指定亥为登明,正月将值太阳,行黄道八宫,则为其将皆无差失也。自庆历四年甲申岁逐月中气后太阳黄道八宫,所用神将,列之如左:雨水正月中,日在危十五度四十九分,后一日入双鱼宫,其神登明。

天蓬咒:「天蓬天蓬,九元杀童,五丁都司,高力北翁,七政八灵,太上皓凶,长颅巨额,手把帝钟,未枭三神,严驾夒龙,威剑神王,斩邪灭踪,紫气乘天,丹霞吓冲,吞魔食鬼,横身饮风,苍舌绿齿,四目老翁,天丁力士,威南御凶,天骤激戾,威北衔锋,三十万兵,卫我九重,辟尸千里,袪却不祥,敢有小鬼,次来见形,镢天大斧,斩鬼五形,炎帝沥血,北斗燃膏,四盟破骸,天猷灭数,神剑一下,万鬼自消,急急如律令」。

太岁后二辰为年孤,月建后二辰为月孤,每日后二辰为日孤,冲为虚。又以六十花甲子日辰,双处为实,单处为孤,无处为虚。又以斗加时为阳孤,寅为阴孤。若是出入、求财、卜战,背实向虚,皆见吉利。无实用虚,或上青龙之地,或天人贵神,背生向死,出入求财,万事通达。常以左为东,右为西,面东身北。若央战,万人用年孤,千人用月孤,百人用日孤,准此用之。子细详用,必获吉利也。

假如冬至上元阳遁之局,甲己之日平旦丙寅时,此时六丙在八宫,以天上甲子戊天蓬加八宫,欲出东北者,呼其神字曰子禽,行六十步入太阴中,此时回二太阴临四宫(按九宫排法当在坎一宫),即左向入东南之类。

一曰:吉神与吉将并而临日辰,及行年勾陈所居神制所出之辰,又用起阴得传出阳者,必免难。

三胜宫第一胜天乙宫,上将居之,用兵而击其冲,百战百胜。只要坐三向五,不可坐五向三,三为生气,五为死气,生谓坐生门,死为坐死门。若甲申庚见值符,则不可引兵居也。第二胜九天宫,上将居之,用兵击其冲,则敌虽大,不敢当我锋,而大胜矣。第三胜生门宫,上将引兵从生门击死门,百战百胜。

甲寅旬,阴符在丁巳,其神蛇头人身。

遁甲门户神名甲子旬门名徐仪,户名公孙齐,解衣去吉;甲戌旬门名天可,户名徐可,仰天大呼吉;甲申旬门名司马光,户名石战,解衣去吉;甲午旬门名石家,户名子可,解衣振迅而去吉;甲辰旬门名公孙错,户名司马胜,解发更结而去吉;甲寅旬门名公孙光,户名司马强,解带而去吉。

衅鼓法凡出军攻敌,有衅鼓之法压伏敌人。军临敌境,使游弈捉敌一人,立于大纛之前,祝曰:败寇不道,敢干天常,皇天授我旗鼓摧剪凶渠。见吾旗纛者目眩,闻吾鼓鼙者魂散。令敌人跪纛下,乃腰斩之,首横路之左,足横路之右,取血以衅鼓鼙,乃持六纛从首足间过,兵马六军从之而出,往必胜敌。亦名六纛法。

奇门飞斗法凡有急事,不得奇门,用此亦妙。凡飞斗,足步手扬,口诵咒曰:「天圆地步,六律九章,出行大吉,永保安康,扫除凶恶,削去灾殃,人来追我,掩其两目,马来追我,折其四足,车来追我,断其轮辅,所求遂意,咸愿从心,吾奉九天玄女急急如律令勅。阳斗甲丙戊庚壬为六阳,贪巨禄文廉武破。○破
○廉 ○文 ○贪○武 ○禄 ○巨阴斗乙丁己辛癸为六阴,魁魒,俱七斗之讳。○勺 ○雚
○甫○魁 ○行 ○魓 ○魒

假令甲子日,阴神符在卯,再拜呼其神名而咒曰。以缝囊盛之,以旬阴神,於囊外指对阵敌人,敌人自畏伏。若仓卒无坛,略画坛祭之,验也。

单日东西五横,南北四直,双日南北五横,东西四直。咒曰:「禹王灭道,吾令出行,四纵五横,蚩尤备兵,撞吾者死,避吾者生,吾游天下,还归故乡,敬请南斗六郎,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左手捏本日字,佐右手子文画横,二咒大同小异,随意用之。

《神枢经》曰:上将行军,年若克勾陈、白虎,大胜。不尔勾陈克玄武,必胜。又曰:勾陈所居神能制所攻之辰,方胜。所攻之神与勾陈并,则天乙下神能制,所临之辰是为敌降,必有大勋。

既请四方神讫,便从今日日辰上下第一算。如子日,则于子上下第一算,丑上第二算,寅上下第三算,卯上下第四算,辰位上下第五算,巳位上下第六算。四仲日地户不成,取初下第一算安辰上所冲,却以冲命起,自然成门。

六甲阴符

假如六甲日甲子时,欲伏藏者,初起甲子,历丑过寅,伏卯出辰入巳,取草折半障人中,置卯地入酉地,而出入无见者,过太阴时,咒曰:「天翻地覆,九道皆塞,有来迫我,至此而极,视我者、追我者亡,吾奉九天玄女道母元君律令」。咒毕,径入天藏,慎勿反顾,庚为天狱,辛为天庭,壬为天牢,俱宜避之,切勿抵向,致被擒缚。

一曰:日辰上见太冲,夜必有风雨;若神后太乙加日辰,夜有盗贼至。若带王相气,今夜必来,若带死囚气,不来。

又咒曰:「猪入虎穴自取死」,便移亥上第六算安寅上,大呼曰六合下。

夫事玉女之法,每遇甲日、丁日斋戒。早晨未下床时,望戌地着衣,向玉女位坐,念玉女咒,及念诵玉女名字三十六遍。至夜外床时,立念三十六遍。如此行持三十六日,诸事祸福损益,预前三日,必有报应。

春螺头向东大利,向南有惊,向西被贼,向北小吉。夏螺头向东小吉,向南大利,向西贼来破我,向北大惊。秋螺头向西大利,向南有神助,向东大吉获财,向北战胜,我宜守。冬螺头向北大利,向西平安,向南贼能散,向东小惊,宜固守吉。甲乙日螺头向东贼来急,不宜战;向南五日内贼来,向西十四日贼来,向北贼不至。丙丁日螺头向南九日去,向西七日去,向北当日至,交战我胜敌败,向东贼散。戊己日占,宜各固守。庚辛日螺头向西与贼平,向北贼散,向南贼来而复去,向东有贼大战。壬癸日螺头向南贼不胜而去,向西贼不来,向东各守一方,向北宜平。

黄帝占曰:反支不可出军。戌亥为月朔,则一日、七日是,十三日、十九日、二十五是;申酉为月朔,则二日、八日、十四日、二十日、一十六日是;午未为月朔,则三日、九日、十五日、二十一日、二十七日是;辰巳为月朔,则四日、十日、十六日、二十二日、二十八日是;寅卯为月朔,则五日、十一日、十七日、二十三日、二十九日是;子丑为月朔,则六日、十二日、十八日、二十四日是。

德威之时葛洪曰:「六丙为威,六甲为德,利以为客,宜发号施令,入其国犬不吠马不鸣,回车止轮,折冲万里,不敢有声。兵来向者,还自灭形,贼必亡矣。天兵来助,敌人自恐。天兵扶行,敌人自惊。将兵征伐,为客大胜。若此时不利为主,惟宜固守屯营,以待天时」。

行军禳风法

真人步斗法《步斗经》曰:「夫步斗可以通神,当于夜半居星光下,立场画地作北斗七星,中间相去三尺,天蓬从天罡起,随次第布之,居魁前逆布讫,正立天英而歌斗咒,诵至天英,必先举左足,并诵咒,以次依轻步之,左右更徧履之,如后法为之百日,则与神人自然感通。秘之勿泄,非人者,殃堕九祖,盗视者,其目必瞽也」。

《玉门经》曰:用起战雄者胜,用起战雌者败。战雄者,春寅、夏巳、秋申、冬亥。战雌者,春申、夏亥、秋寅、冬巳。

巽双离只坤单步,震亦依依兑是双,艮上独行坎只立,天门归去望天罡。只只
只只

丁巳玉女,名许威池,字朱福称,音若跃水泉。

凡急则从神,缓则从门。《三元经》曰:谓有急难事不得择日时并三奇吉门者,当于太乙所居宫及直符之神所临而出。若缓,则可待三奇吉门而去。凡天乙居直符宫天上六戊所在,出其方并吉,为六戊常为天门故也。假令冬至上元阳一局,甲己之日,平旦为丙寅时,此时天一加六丙为八宫,直符在一宫,六戊在一宫,若有急事,可于东北天一正北直符六戊下,皆吉也。

凡欲为百事远行、见贵人、上官赴任者,出地户入天门,乘玉女而行。咒曰:「天门天门,今日维良,玉女侍我,左右游傍,行来四方,日出六甲,不逢灾殃,君子见之,喜乐煌煌,所求如意,万事吉昌,急急如律令」。

玉女反闭局

六辛加六乙,名白虎猖强。六乙加六辛,名青龙避走。此时凶。

真人闭六戊法凡出军止宿,要安营下寨,避祸逃难,当用此法,鬼神不敢近也。其法于旬中六戊土,用刀从鬼门起左行画地一周,次取中央土一斗,分置六戊之上,六处各置一升余,乃置刀于原取土处,入中央咒曰::「泰山之阳,恒山之阴,盗贼不起,虎狼不侵,城郭不完,闭以金关,千凶万恶,莫之敢干,急急如律令勅」。咒毕,仍在中宿,勿令出入,明日启行,拔刀散土而去,若不散土,其神不敢去也。欲验六戊之法,置犊牸于外,系母牛于内,终不敢入,欲令其神去一戊土,犊便从空上入矣。甲子旬戊辰,甲戌旬戊寅,甲申旬戊在子,甲午旬戊在戌,甲辰旬戊在申,甲寅旬戊在午。

鼠行失穴入狗市。移子上算安戌上,大呼青龙下。

凡六甲为直符直事,乙为日奇,丙为月奇,丁为星奇,戊己庚辛壬癸为六仪。

步斗咒(每移一步,持咒一句)咒曰:「白气混沌灌我形,禹步相催合登明,天回地转步七星,蹑罡履斗齐九灵,亚指伏妖众邪惊,众灾消灭我长生,我得长生,我得长生」。

巳 庚 壬 艮 亥 甲 丙 坤

求天乙十二将天乙居中,而前尽于五,后尽于六。其前也,皆背天门,而向地户。数至用起之辰,所临递传,尽于二传,而各得其将。各求天乙贵神所临日宿所临之神,加时分日之昼夜。凡星隐为昼,星出为夜。甲戊庚日昼丑,乙未乙巳之日昼子夜申,丙丁之日昼亥夜酉,壬癸之日昼巳夜卯,六辛之日昼午夜寅。

此与三德方同围然后入局,玉女术曰:「先画地图,用桑柴灰为之,可以隐匿逃亡,或有患难,隐遁人无见者,即不避归忌、往亡、陷破,一切凶神恶煞,又可以市贾求利、进见长吏、报仇、攻恶,宜深保此局法,父子不传之秘,毋轻易语人,以泄天机也。布局时读,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二四为肩,六八为足,画地图讫,即心下排定东西南北,布十二支辰,八干四维之位」。假如,甲日便从甲地入局内,乙日便从乙地入局内,丙丁庚辛壬癸日俱仿此,惟戊日从乾坤方位上入局,己日便从艮巽方入局,手执六算祝四方,急急如律令。欲行千里法亦念此咒。

寅 丙 乙 乾 申 壬 甲 巽

《曾门经》曰:天罡、太冲、神光、登明加日辰者,前有贼;天罡、太乙加日辰者,后有贼。

立知井泉法屯兵山阜,被贼围困,又无溪涧,无处汲水,急用磁碗覆地,将土壅碗口,明晓揭碗视之,底下有水珠,下有泉脉也。掘地数尺,可以得水。

咒曰:

相刑例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丑刑戌,戌刑未,未刑丑,子刑卯,卯刑子,辰刑午,酉亥自刑。

雷公雷公者,六庚耳。庚为天刑,又为百神所聚之方,故宜避之,不敢犯也。摄杀六律曰:「雷公将军在午游庚,领十二日将友,风伯、雨师其所游之处,郡居响应而到,若出军、布阵、安营,则雷公之所处,慎不可犯,犯之主败军,杀将也。甲子旬六庚在午,甲戌旬六庚在辰,甲申旬六庚在寅,甲午旬在子,甲辰旬在戌,甲寅旬在申」。

凡取木时,先斋戒。取酒一斗,鹿肉三胸。醮祭之法,以白茅为藉,北向再拜,咒曰:杜荆之先,百鬼之神,曾为某甲一与子俱游。六甲之阴,百鬼之神,与子俱游,变化某身。以子游者,莫敢不伏。谨以清酌嘉脯,奠而飨之。祭讫再拜,凡三咒。具毕,乃伐木,勿令秽污,亦勿犯五辛之物。乃画符,以六甲之日夜半,醮祭之,亦勿令人见。先持受之法,斋戒五日,沐浴素洁,清心一念,仍画符。以六甲之日夜半,醮祭於坛之上,一二尺外,将方十二支,开十二辰。以竹为算,算长三尺,随地方色列之,在坛上。六甲之符,置於坛上,依位以五色绘彩,各三尺五寸为藉,置於六位。酒各二杯,肉三胸,盐一杯,向庚再行拜跪,呼其方四堂之长、六甲阴神及门户名者。其符长九寸,阔二寸,厚二分。

凡阳遁后一九,地二,凡地前二太阳,阴三六合。阴遁前一九天,二九地,后二太阴三六合。即陈于九天之上,伏藏于九地之下,伏兵于太阴之中,逃于六合之地。又曰:六甲为九天,六癸为九地,六丁为太阴,六己为六合。

又咒曰:「鷄飞扑落羊栏里」,便移酉上第四算安未上,大呼曰白虎下。

已上,系出天门,入地户,过太阴,乘青龙。假令冬至上元甲巳之日,夜半生,初起兵,出天门子,入地户巳,过卯,乘子地,百战百胜。

凡作符法,常以月蚀之时,伐杜荆及梧桐等木阴枝,亦可以柏心,悉长九寸广二寸厚二寸,用雌黄色图画之,作像拜书其神名著像下。丁卯神名孔林旋,丁丑神名梁丘叔,丁亥神名陵盛陵,丁酉神名费阳明,丁未神名王屈奇,丁己神明许咸池是也。凡画符,以锦绛为囊盛之,大将自随身,用兵时便出其六甲旬六甲之符于囊外,以指,敌人自散,不敢及兵也。

十二局天门地户返闭立成图子日丑日寅日卯日辰日巳日午日未日申日酉日戌日亥日天门
丙 丙 丙 庚 庚 庚 壬 壬 壬 甲 甲 甲地户 乙 乙 庚 丁 丁 壬 辛 辛 甲 癸 癸
丙玉女 庚 辛 干 壬 癸 艮 甲 乙 巽 丙 丁 坤

经云:凡欲为玉女返闭法者,遇六丁日,先於净室中,虔诚供养六丁玉女名字及符。又诵咒六通,烧香再拜。自后请召使用,无不应验。

衔枚法凡出军攻敌,六壬宜为主,后动有衔枚之法,待彼先动。欲战之时,令军中人卧旗并衔枚,坐阵待敌先发,乃擂鼓大呼,进击必胜。

五不击宫第一不击天乙宫。如甲申庚临值符,则可冲击矣。第二不击九天宫。第三不击生门宫。第四不击九地宫。第五不击玉女宫,临阵传令纪之,则万举万全矣。

旧本后间断,不复见用此符。如何用之,若后有本再推。

闻贼不去《神枢经》曰:闻有贼,未知去否,专视斗罡。若斗罡未去加仲,欲去;加季,贼已去。

《王璋》曰:门户神名,出军行速,出入亦宜用之。门神名者:甲子旬,户名公孙齐,门名徐义,解履而去。甲戌旬,户名徐何,门名天可市,仰呼而去。甲申旬,户名石战,门名司马光,解冠而去。甲午旬,户名于可,门名石众,解衣振迅而去。甲辰旬,户名司马胜,门名公孙错,解发更结而去。甲寅旬,户名司马强,门名公孙光,解带而去。诸将出入,行无多少,住止必须达地,以六为法。若卒急,大将列士卒、左旋入太阴中,呼门户神名。咒曰:某甲有急,佐我、匿我、藏我,无使敌我、覆我、盖我。五兵俱摧,当我者死,视我者亡。即使敌人,冥冥嘿嘿,视我迷惑、为我乱兵魂魄,使敌人不敢起。咒讫,令士卒左转直去,慎勿返顾,藏於六癸。六癸者,假令甲子旬,六癸在酉。

凡天大狼籍日凶不可用:正、五、九月在子,二、六、十月在卯,三、七、十一月在午,四、八、十二月在酉。

丁未玉女,名王屈奇,乘紫云,音若群兽入城。

野宿安营寨《玉门经》曰:出军日暮将下营寨者,以神加正时,若遇三刑加日辰,必不可住。三刑者,太冲、天罡、太乙也。假令二月甲子日时加未,欲下营寨,便以月将天罡加正时,则太冲加子、太乙加甲,日辰并在三刑之下,夜有贼来,急宜移营寨。

六甲九章,天圆地方。四时五行,日月为光。禹步开道,蚩尤避兵。苍龙扶毂,白虎扶符。荧惑前引,辟除不祥。北斗诛伐,除凶去殃。五神从我,周旋四方。当吾者死,向吾者亡。左右社稷,盗贼伏藏。行者有喜,留者有福。吾神佑我,所须者得。急急如律令。

释卦名凡以上克下为用,卦名元首。主臣忠子孝,事用男子,闻事皆实。此时行军,利先不利后,利客不利主。

立冬西南向战,冬至西南向吉。

冲五日冲巳巳上为用,未日冲亥亥上为用。丁未己未日反吟属八专。依八专神上阴神逆数,三辰为用,次传未传日上重之。

夏,不可向南方战伐戈甲,名伐强不败则伤。

占出军主损伤凡辰遥克日,名蒿矢。日遥克神,名弹射。如拆蒿为矢,以弹当弓,皆无所中。当此之时,闻事皆无所中。
凡用起昴星,名曰虎视。刚日动行,稽留于关梁,男子远行外优;柔日伏藏,不欲见人。凡出军,刚日防忌关梁,柔日利于伏藏。若攻讨,彼亦潜伏。

此法,如不敬心祈祝,降神不专,然咒算则无验矣。

夏至,五月中,日在井八度四十分,后六日入巨蟹宫,其神小吉。大暑,六月中,日在柳五度二十八分,后三十日入狮子宫,其神胜光。

辰 庚 丁 癸 戌 甲 癸 丁

凡玉女所在立成:子日在庚,丑日在辛,寅日在乾,卯日在壬,辰日在癸,巳日在艮,午日在甲,未日在乙,申日在巽,酉日在丙,戊日在丁,亥日在坤。

四不向战

凡能履阴阳符者,令敌人兵不起。为术之法:甲乙日平旦南向,丙丁日食时西向,戊己日日中北向,庚辛日日失东向,壬癸日日入南向。以此日所向取方寸桃枝,画敌师姓名,着左履下,求者必得。履敌人之名,兵不起者,谓书敌人恐贼姓名着左履下讫,咒曰:敌人某甲不善大逆,轻毁天地日月,伐名木杜树,使神不得血食。神但持之,吾自与神诛击。阴阳神理,共来剪灭。先于符下画作人之像,从月建上来呼其人名,而随六甲之神所在灭之,则敌人死,仇自消亡矣。

Leave a Comment.